“寡sEyU,方能养JiNg气。”荀姹训诫齐澜。

    他旋即反驳:“朕身边只你一人,sEyU哪里重了?”

    “近来你行事太频繁,便易损亏JiNg气!”

    “情之所至,自当珍重朝朝暮暮。”他笑道,“姹儿是觉得支应不来么?那朕少碰你些就是了。”

    看似乖觉,实则含混。何谓“少”?他以为少了那便是少了。故而,她才不会被他蒙蔽,决意要早些同他定好。

    “你一月泄两次。”

    “???”

    两次,还不是入她身,而是泄JiNg两次,若她使本事动手活口活给他弄出来了,就还要浪费一次。

    “姹儿疯了不成?朕还是把你绑起来肆意妄为罢。”

    怕他果真发起疯来,她便退后一步,语重心长道:“那便四日一泄,如此,一月足有七、八回,也合养生之道。”

    “这能足?也不好,朕休沐都b这勤快!”

    她本想说那就选在他休沐日吧,思及他休沐根本没个定数,以他的X情,别以后日日皆休沐了,便没则声,别过脸去,兀自怄闷气。

    他知晓她因何恼怒,除了确实恼他需索得太频繁,大概还因上回学欢喜佛像坐莲台时,他是佛陀她是妖魔,他降伏她,她对此不满。登时有了主意,大掌摩着佳人纤软双肩,涎皮赖脸着道:“道长德高,勿跟朕一般见识。朕想同你燕好地勤快些,也是想为你注入yAn气,是为辅佐道长修行。”

    “滚吧。”她声sE冷清,起身移步去桌案处翻阅经卷。

    “这躯壳自有YyAn之分,我自会修炼,要你注入?”

    分明是来采她的JiNg血之气的。

    她静下来了,他不好再烦她,便也去处理事情了,至晚间却又强势将她按到了床榻上。

    “昨夜,学龛中欢喜像时,朕对姹儿多有轻慢,可也是没法子的事。今晚姹儿做那得道的仙长,朕为妖魔,你来降朕,好教你得些平衡,如何?”

    “不好!”

    竟把床笫间寻欢作乐之事的主意打到她道门头上来了,这还了得。况且,她若能降得了他,明日便在天尊像前烧上数把高香。恐怕,她是妖魔时被他压制得SiSi的,是正派道长时则要丢尽脸面。

    他兴致已然B0发,不管不顾先胡言乱语了起来,“姹儿觉得朕会是什么JiNg怪,化rEn形,入这浊世来,为祸人间,又扰你修行?”

    她自然而然想到了那日他带她看的,他养着的獒犬们,两种皆通T乌亮,俊则俊矣,凶恶之气四溢,笑起来时却如云销雨霁,彩彻区明,又灵秀又讨喜,颇是迷惑人!

    她最初见他时便有此感,衣衫简拙却一眼望去便知是敕族顶尖的勋贵,通身气势过盛实则颇有礼数,于江南的碧水青山间,向两个纤弱的坤道讨水时,威压收敛,眉眼含笑,容sE和悦,态度恭敬,似乎万不想惊着nV仙长们。然而sE心起后,本真面目便乍然袒露,又轻浮又强y。

    此时盘踞在她身上,又如蛟龙,邪猾顽劣。

    她已习惯了他的触碰,亲昵,狎亵,但反骨驱使下,下意识地,被他握定在掌中的玉腕,便奋力挣扎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