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HR文学网>竞技 > 玉蝉录最新章节目录
蝉声悠悠 门阀世家的千金初初长成
我想入宫 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入宫做女官
及笄之礼 初相见
楚玄要努力 少将军动心了
街头风波 不能饶了这个坏女人
寺中赠礼 铁汉柔情
宫门如海 考女官
叫我大人 入宫了入宫了,跟坏女人的第二仗
贵妃吃瘪 打你还用挑日子吗?
楚玄来信 将军来信了
重修史卷 认真搬砖
我是尚仪 升官啦升官啦
风雨欲来 “柳家,你不仁也休怪我不义!”
再比武试 柳御史的脸以一种奇异的形状扭曲着
我要去叶城 “宁国公世子也身受重伤,恐命不久矣。”
相思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楚玄醒了 楚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灵魂出窍
参见大人 “若我诛你三族,你服是不服!”阿蝉厉声喝道。
太子出征 太子桓逸于太极殿西暖阁请命,代皇上御驾亲征
身陷囹圄 只剩下太子粗哑的哀嚎声在草原上回荡
生死营救 太子闻言哆哆嗦嗦的直起身子,颤抖的点点头
入朝觐见 楚玄从看见阿蝉开始,眼神就没有从她的身上挪开
当堂受审 “还是个小辣椒,有点脾气,爷喜欢。”
巾帼之姿 “京兆府少尹,你可知罪?”
单于求亲 本王想求娶的,正是这位苏大人!
将计就计 一双虎狼般的大手,伸向了软榻上的女子
圣上赐婚 朕愿成佳人之美,特将苏氏许配宁国公世子
十里红妆 烛光点点,红帐层层
帝王权术 我会用我的一切来爱你
步步为营 苏家景家会永远以你为傲,我只希望你能快乐
扣押宫中 看来,这个冬天,又是一个寒冬
暗度陈仓 隆庆皇后将梳子拍在桌案上,快步朝后殿走去
并肩前行 楚玄一身黑色明光甲,系一件玄色披风呼啸而至
返回叶城 父亲,叶城危矣!
初露踪迹 原来呼延明早就进了城
挟持阿蝉 巷子里乔装成百姓的楚家军士兵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南风很受伤 齐南风疼的额头青筋暴起
发现踪迹 呼延明将刀架在阿蝉脖子上,慢慢从地窖门口露出头来
南风受伤 南风浑身是血,从高高的楼梯坠下
城门对峙 突然一阵困倦疲乏涌上,她软软的倒了下去
故人重逢 半晌才喃喃说道,“挺好的,解脱了。”
死性不改 “柳夫人,请自重!”
赏花宴会 只听见楚忠的房中传来一声惨叫
蛇蝎心肠 一代战神,就此陨落
前车之鉴 如今终于团聚,再也不会分离
袭爵国公 楚玄袭宁国公一爵,领骠骑大将军一职
疑团重重 完璧之身,该如何生子!
大闹东宫 众人这才发现国公夫人两眼一闭,晕倒在地
阿蝉遇喜 西侧殿的雕花木门整个破碎迸裂,木屑飞的到处都是
达成协议 本宫要你宁国公府为太子保驾护航
宫中来客 “广州府出事了!”
广州府生变 圣上有旨,七日内动身。
朝中内鬼 夫人是有大福气的人
疑窦丛生 宫内宫外一齐朝我伊府动手,真是好算计,好手段!
金蝉脱壳 你是说伊大人有危险!
启程岭南 隆庆十六年,冬月十五,宁国公府率西山大营,迁往广州府
神秘女子 这杜步凌绝不是等闲之辈
令人唏嘘 船上所有人,都没回来
另辟蹊径 这广州官场,果然有问题
簪花大会 阿蝉觉得有些不对劲
原来如此 冯氏闻言,那笑得满脸褶子的脸一下就哆嗦了起来
明堂探听 这些小厮都签了死 契
困难重重 全岭南的官员都在等着看宁国公府的笑话
出海竞拍 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楚玄发怒 诛全族
教坊女子 你若想留,我便找个院子安置了她们
小生命 那便是一尸两命……
扑朔迷离 贤妃有什么理由害我呢?
官署大会(1) 人群中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官署大会(2) 怎么?女子就碰不得政事?
清河乡君 阿蝉和杜步凌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
府尹清醒 楚某定不负大人所托!
隔山打牛 王惠民的把柄就被送到了阿蝉的案头
大获全胜 当夜齐南风就点了两千精兵直奔潮州
少尹下狱(1) 我故意的
少尹下狱(2) 坐下这等恶事,大人竟还能夜夜安睡
重回京都 大兴建朝百余年,还从未有过异姓王
鸿门宴会 平静了许久的京都震得地动山摇
深夜来访 权臣,特别是年轻的权臣,最容易让妙龄少女浮想联翩
真相大白 皇后异动,或有危险
皇帝病危 我杀不了你,便拖住你
托孤大臣 皇上驾崩……
再度有孕 皇位还没做热乎,就开始作、死!
摄政监国 我们的摄政王回来了
科举改制 培养一个臣子,是以十年为单位计
喜获麟儿 若是能同你共结连理,那此生便不会再有旁人
天下哗然 皇帝撂下龙椅,自己乔装成太监跑出了宫,甚至还音信全无
太后离世 嘉佑帝此人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没有指望了
风云骤变 皇上怕是不行了!
登基称帝 新年伊始,摄政王楚玄于太极宫登基称帝
怒火中烧 楚玄惧内,阿蝉悍妒
废止选秀 太后李氏薨了
终章 她说着说着,轻轻笑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归于宁静